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丝袜美母之医院风云
丝袜美母之医院风云

丝袜美母之医院风云

我叫林峰,今年十二岁,在南滨市第一中学读初一。我的爸爸教林剑中,在南滨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二大队工作,妈妈周若秋,是南滨市人民医院内科主任。

  英武的爸爸是我的偶像,但他经常出差或者加班,陪伴我的时间屈指可数。妈妈今年36岁,身高1米68,披肩长发,皮肤白皙,面若美玉,是人民医院的院花。尤其引入注目的是妈妈有一双修长的美腿,腿部曲线极其优美。妈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。妈妈的衣柜里专门有一层放丝袜,大都是高档的超薄连裤袜,也有一些长筒袜,颜色以肉色、黑色、灰色居多。鞋柜里基本上都是尖头细高跟,还有几双工作时穿的平底鞋。

  从小耳濡目染,我也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,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,慢慢的,美艳的妈妈成为了我的性幻想对象。从小学开始,我就从网上下载了很多乱伦的A片,尤其是丝袜乱伦的影片,有几十个G,看到里面的丝袜美母被侵犯的时候,我都把她们幻想成妈妈。但是,也只是幻想而已,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。我很小就学会了手淫,手淫的时候我会拿着妈妈的丝袜。不过,我只敢用妈妈因为脱丝扔掉的丝袜,因为用丝袜是易耗品,很容易脱丝拉丝,而且一旦射在上面不好洗掉,会被发现。每当妈妈把不要的丝袜扔进洗衣间的垃圾篓时,我都会暗暗窃喜,然后偷偷的把妈妈的丝袜放进口袋,回房间享用,其实我很想保存下来,但怕被发现,只能用完后再扔进垃圾篓。

  今天晚上爸爸刚出差回到南滨,说好要回家吃饭,妈妈做好了饭菜,结果饭点的时候爸爸给妈妈打来电话:「老婆,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,大刚非拉着我不让走,要给我接风,我晚上就不回家陪你们了,你们吃吧。」妈妈有点生气:「每次出差回来都是这样,给你做了那么多菜,你又不回家吃了,晚上还醉醺醺的回来!「

  「对不起老婆,这次大刚非拉着我,不去不好看啊。」「随你的便!」,妈妈挂上了电话,生气的说道:「又是这个大刚!」大刚叫陈刚,跟爸爸是同事,是技侦支队的,和爸爸关系非常好。我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,我发现每次陈刚看妈妈的时候眼神中都充满了欲望,而且经常盯着妈妈的腿看,也难怪,妈妈这样的大美女,那个男人不垂涎三尺,尤其是那双修长的美腿,即便不穿丝袜也很好看,更何况穿上丝袜,即便是她的亲生儿子也想入非非,有时候真羡慕爸爸,太有艳福了!

  吃完饭后,我说:「妈妈,我和王子夏说好了晚上去他家玩。」「去吧,早点回来,路上注意安全!」

  「知道了!」

  王子夏是我的同班同学,也是死党,我们俩家虽不在同一个小区,但相隔不到两公里,一个公交车站的距离,所以经常往对方家里去玩。而且,王子夏的爸爸王君海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,妈妈的领导。更巧的是,他妈妈方美琴是南滨一中的语文老师,教我们班。方阿姨身材和妈妈相仿,前凸后翘,经常穿短裙丝袜高跟。方阿姨长得也很漂亮,但她的漂亮是那种妖娆的漂亮,尤其是她的眼睛,勾魂摄魄,让人充满欲望,跃跃欲试。有传言方阿姨和我们的系主任兼英语老师的赵磊有暧昧关系。我跟王子夏无话不谈,互相知道对方的秘密,王子夏也是个小色狼,经常偷他妈妈的丝袜,对我妈妈也很感兴趣,我们甚至讨论过换母的话题。尤其劲爆的是,王子夏发现他爸爸的手机上有偷拍我妈妈的照片,他知道他爸的手机解锁密码,他把照片传到了自己的手机上,又传给了我。照片上妈妈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和黑色及膝裙坐在椅子上,由于是坐着,所以及膝裙的下沿提升到了大腿根部,妈妈翘着腿,穿着肉色的超薄丝袜,更要命的是妈妈白嫩的丝足挑着金色的尖头高跟鞋。照片拍的很清晰,丝袜纹路看的一清二楚,太性感了,我们俩的鸡鸡都翘了起来。

  我来到王子夏家,王君海和方阿姨都出去了,就他一人在家。

  王子夏说:「快快快,我已经下好了,刚出的美母の连裤袜!」王子夏把A片拷在U盘里,然后插到他家60寸高清电视上,由于屏幕大,所以看起来更过瘾。里面的女优很漂亮,性感的美熟女,丝袜高跟,被上司迷奸了,而且被儿子看到,儿子居然以此为要挟,和母亲发生了关系。影片中女优的演技很好,面对儿子的侵犯,极力解释、挣扎后,还是被儿子撕开了裤袜,将两条丝腿扛在肩上强行插入。美艳的母亲被血气方刚的儿子插的哀嚎连连,儿子快射精时想推开儿子,但被紧紧抱住,最终内射,精液从蜜穴里流出来的时候,美母梨花带雨,痛哭不已。

  接着我们又看了几个片子,但都没有刚才那个精彩,正在这时,妈妈打来电话让赶紧回家。我随身带着U盘,将美母の连裤袜拷了下来然后回家了。临走的时候王子夏说:「这片子太要命了,我受不了了,呆会一定要射到我妈丝袜里。」回到家后,妈妈躺在卧室里,爸爸还没有回来。我想再看一遍那个A片,于是说:「妈妈,我困了,不等爸爸了,先睡觉了。」「好,你早点休息吧。」

  我回到房间,又看了一遍美母の连裤袜,鸡鸡涨得难受,看来要撸一发了,我想到了王子夏说要射他妈妈丝袜里,于是悄悄的来到洗衣间的垃圾篓里,发现没有扔掉的丝袜,不过洗衣间的晾衣杆上有一双灰色丝袜!我激动的拿在手里,薄如蝉翼,高档的丝袜手感很舒服,我捂在鼻子上问了问,隐约有妈妈的体香,这是一双还未洗的丝袜,对,妈妈今天就是穿的这双灰色丝袜,这是妈妈刚脱下的原味丝袜!我原来用丝袜打飞机的时候都是套在鸡鸡上,然后射里面。但这双是妈妈还要穿的丝袜,我想,到时候不射里面就是了,今天实在是受不了了。于是,悄悄的揣在怀里回到房间。

  我双手颤抖着,将丝袜套在了鸡鸡上,超薄丝袜摩擦着鸡鸡和龟头,好舒服,我一边看着影片中儿子肆意抽查美母,一边打飞机,幻想着妈妈穿着丝袜被我玩弄,几分钟之后突然感觉要射,刚想把丝袜拿掉就射了,而且射了很多,全都射在了妈妈的超薄灰丝里了。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很爽,但是善后就很麻烦了。既然射在了里面,我索性不用纸巾了,直接用丝袜把鸡鸡残余的精液擦干净,然后悄悄的走出房间,来到妈妈卧室门口,轻轻喊了几声「妈妈」,妈妈没有回答,看来睡着了。我于是放心的走进洗衣间清洗丝袜,刚洗了几下,突然门响了,坏了,爸爸回来了!我也顾不得洗了,赶紧将丝袜晾了起来,然后走出洗衣间,正好了爸爸走了个撞面。我假装镇定的说:「爸爸,你怎么才回来?」爸爸一把抱起了我说:「爸爸和你大刚叔叔吃饭呢,我的好儿子,想爸爸了吗?」

  「当然想啊」

  「你妈呢?」

  「在卧室,你去看看妈妈吧,她估计还在生你的气。」「那好,我去看看你妈,你早点睡吧。」

  我回到房间,稍稍平复了心情,心想也不知道洗没洗干净,但是不能再去洗了,不然水声会引起注意,应该洗干净了吧,我安慰着自己。由于打了飞机,感到有点疲惫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我被妈妈叫醒。「小峰,赶紧起来洗漱吃早饭,不然要迟到了。」我不情愿的起了床,睡眼惺忪的穿上衣服去洗漱,突然想到了昨天用妈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,不知道有没有洗干净。但是我发现昨天晾在洗衣间里的那双灰色丝袜不见了!怎么回事?难道妈妈发现了吗?我的心里忐忑起来,六神无主的洗漱完,然后去吃饭。

  妈妈说:「我已经吃完了,你爸爸也吃完去上班了,你赶紧吃吧。」「哦」

  我低头吃饭,吃完后妈妈简单地收拾了下,带着我出门了,妈妈穿着黑色的高跟鞋,肉色丝袜,不是那双灰色的。妈妈发动了高尔夫轿车,送我去学校。在路上,我感觉气氛和往常有点不一样,我由于心虚,所以不敢说话,也不敢正眼看妈妈。很安静,安静的有点不自然。

  终于,妈妈开口了:「小峰,最近课程学得怎么样?」「还好吧」

  「嗯,小峰,你是大孩子了,而且上初一了,正是为中考打基础的时候,一定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,知道吗?」

  「知道。」

  此时我明白了,妈妈应该发现我用她丝袜打飞机的事了,我感到很害羞,也有点害怕,妈妈也不再说话,一路无言,到了学校大门口,我赶紧下车,说了声妈妈再见就跑向学校。背后听到了妈妈说:「慢点,注意安全!」来到学校,还没有上课,我在走廊里遇见了王子夏。

  王子夏说:「你小子怎么了,神色不对啊。」

  我拉着他悄悄的说:「我昨天用我妈的丝袜打飞机射在里面,没洗干净,今天被我妈发现了!」

  「你妈说你了吗?」

  「没有,但是她让我把精力放在学习上,肯定是发现了。哎,怎么办啊?」「没事,这不怨你,要怨就怨你妈太漂亮了,对了,我爸昨天喝醉酒,我偷看他手机,结果有新发现哦。」然后,他拿出手机让我看,又是偷拍妈妈的照片,是昨天的,妈妈还穿着那双灰色丝袜。王子夏说:「看来我爸对你妈是越来越感性趣了。」

  南滨市人民医院。

  妈妈来到办公室就陷入了沉思,她今早发现了昨天穿的丝袜上有一些干涸的硬块,仔细一看,原来是精斑,肯定不是老公的,那只能是儿子的了。妈妈感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儿子长大了,有了性欲了,但是却用自己的丝袜手淫。想教育儿子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毕竟有点羞于启齿。正在这时,妈妈的办公电话响了,号码显示是王君海的。

  「喂,王院长。」

  「若秋,赶紧来一下我的办公室,有急事!」

  「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」

  接着妈妈出了办公室,向副院长室走去。心想「什么事啊,这么着急。」妈妈不知道的是,她即将走进的不只是副院长办公室,更是一个巨大的旋涡……「铛铛铛」

  周若秋敲击着副院长办公室的门。

  「请进!」

  「王院长,您找我。」

  「若秋,来来来,坐。」王君海招呼着。

  周若秋走到沙发前,坐了下来,高跟鞋触碰地板的声音种种敲击了王君海的内心。趁着周若秋坐下的时候,王君海抓住周若秋低头看沙发的瞬间,用渴望的目光看着周若秋的丝袜美腿。漂亮的容颜自不必说,从高跟鞋到玉足到美腿,完美的曲线让王君海感觉有点口干舌燥。

  周若秋坐下后抬起了目光看着王君海,王君海收起了淫光,转而重新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。他起身离开了办公桌,坐到沙发前坐了下来。

  王君海个子不高,体态发福,十足一个矮胖子。脑门有点秃顶,带着一副金丝眼镜。虽然长相不怎么样,但是医术还是挺高明的,而且此人善于拍马屁,和南滨市卫计局的局长俞炳洪关系很好,对人民医院院长的宝座觊觎已久。

  「来,喝点茶。」

  「不用了王院长,有什么指示直接吩咐就行。」「周大美女来了,当然得好茶接待。」

  「王院长,您又取笑我了。」

  「哪有取笑,我是很严肃的。而且我还有事相求。」「我哪敢让您相求啊,什么事啊?」

  「不着急,咱们边喝边聊。」

  王君海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了一个茶饼,周若秋看出那是一个顶级的普洱茶饼,王君海用精致的茶锥取了一块茶,然后娴熟的开始泡茶。

  周若秋对王君海是了解的,他喜欢奢华的用品,喝茶的茶具是很高档的。中央八项规定后,王君海略有收敛。他目前的办公室有40平方米,原来的办公室有100多平方米,装修豪华,因超标所以换了这个办公室。之前的办公室还有个套间供他休息。周若秋对王君海的好色也是了解的,医院有不少女医生和护士都和王君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,尤其是皮肤科的副主任医师杨萍。杨萍30多岁,离异两年了,没有孩子。长相身材都没得说,有南滨人民医院范冰冰之称,妖媚迷人,喜欢穿黑丝袜,和白皙的皮肤形成强烈对比,很吸引男人的眼球。周若秋听说有一次杨萍进入了院长办公室,半个小时之后出来了,腿上的黑丝没有了。周若秋对于王君海看自己的眼神也是有所留意的,能感觉得到王君海对自己的淫欲,有时候也有言语的挑逗,但周若秋是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。

  「品尝一下」

  「谢谢」

  「怎么样?味道如何?」

  「好茶!入口甘醇。对了,院长您有什么事吩咐啊?」「是这样,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交王连,他单身一人,没有直系亲属,而且有癫痫,时而清醒时而糊涂,住在福利院。最近查出有腹腔动脉瘤,需要手术。我考虑你技术过硬,想让你主刀,你看怎么样?」「这个,主刀倒是可以,不过病人有癫痫,又没有直系亲属,手术签字的时候怎么办?」

  「他有癫痫无法签字,我是他唯一的亲人,但是我还是医院的副院长,如果代表病人和医院签字也不合适,我考虑了,先不签字了,直接手术就行。」「这样不妥吧,王院长,您也知道,手术有风险,病人不签字就手术,后果很难预料。」

  「所以我才找你来帮忙啊,再说了,有我在呢,你还信不过我吗?」「可是……」

  「好了,若秋,你就不要推辞了,这个忙你一定要帮!」王君海是副院长,而且有传言可能会接任院长,周若秋是不想得罪他的,迫于无奈,周若秋只好说道:「那好吧。」

  「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,来,喝茶。」

  「王院长,我想看看病人的资料。」

  「好」

  王君海起身,从办公桌上拿出了一叠资料交给周若秋。「病人已经清干净肠道了,我想安排下午手术,怎么样?」

  「我先去看看资料,下午手术应该没问题。我那先去准备了。」「好,你去吧。」

  周若秋转身离去,王君海眼中又出现了淫光,他贪婪的看着周若秋的翘臀和丝袜美腿高跟,那细腻的丝袜受到阳光的照射,发出了诱人的光芒。王君海的裤裆鼓了起来,嘴角发出了一丝冷笑……

  周若秋来到办公室,拿出钥匙开门,突然发现自己刚才忘记锁门了,哎,儿子偷自己的丝袜手淫,王君海又让自己给亲戚做手术,还有一定风险,周若秋心里乱成一团,她告诉自己要平静下来,下午还要手术。周若秋发现自己还穿着丝袜和高跟鞋,先换衣服吧。于是锁上门,打开柜子准备换工作服,突然发现自己放在柜子里的一条黑色连裤袜不见了。周若秋很少穿黑丝,因此黑丝袜不多,只是在会见其他医院来访时穿正装的时候才会穿上黑丝,因此特意在办公室储物柜里放了一双超薄黑丝连裤袜。

  「怎么不见了?我明明记得放在这里的」。周若秋心里既疑惑又烦躁,儿子在家偷自己的丝袜就够让人心乱了,现在办公室的丝袜也不翼而飞,难道自己的丝袜就这么招人喜欢吗?会是谁呢?这里是医生办公楼,不是门诊楼,出入的基本上都是同事,所以应该是是某个男同事偷的,也怪自己,刚才忘记锁门。哎,先不想了,还是准备手术吧。

  周若秋先脱掉了高跟鞋,然后用双手撑开裤袜口,慢慢的脱下超薄肉色丝袜,那薄如蝉翼的丝袜缓缓的离开了白皙的皮肤,最终被从玉足上摘下。不得不承认,即便没有了丝袜的修饰,周若秋的美腿也足以令每个男人侧目,优美的线条,完美的曲线,可谓天作之腿!

  周若秋换好了衣服,开始认真研究起王连的资料,查看彩超单,开始盘算下午的手术方案。然后拿起了电话:「张雷,来一下我的办公室。」不一会,传来了敲门声。

  「请进。」

  「若秋姐,你找我。」

  来人是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,他叫张雷,南滨大学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,说起来还是周若秋的师弟,今年刚参加工作,但进步很快,已经成为周若秋的得力助手。

  「张雷,你看一下病人的资料,下午准备手术。」「好的若秋姐。」

  南滨一中

  我在教室里坐姿端正的看着黑板,其实根本没有听老师讲什么,而是想着被妈妈发现自己用丝袜打飞机的事,怎么办啊?妈妈会生气吗?会不会告诉爸爸?

  突然感到腰间手机振动,我趁老师不注意,偷偷的拿出手机,是妈妈发的微信「小峰,妈妈下午要给病人做手术,中午不能借你了,你自己回家吧,你爸爸中午也加班,这次允许你吃外卖了,路上注意安全!」「放心吧妈妈。」

  下课了,我准备回家,王子夏凑了过来,说道:「怎么?还没缓过神呢?只要中午你妈不再说你,应该就没事了。」

  「我妈中午加班,不回家了。中午就我一人在家,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办。」「那你去我家吃饭吧,正好坐我妈车一块回家,省得你挤地铁了。」「那好」,我自己一个人六神无主,正好和王子夏一块商量商量。

  我和王子夏来到停车场,找到了方阿姨的宝马X3,方阿姨已经在车里了。

  「妈,中午林峰家里没人,我让他去我们家吃饭。」「方阿姨好!」

  「小峰,今天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。」

  「谢谢阿姨!」

  「跟阿姨客气什么呀!」

  方美琴是个性格外向的美妇,对人很热情,跟谁都聊得来,学校里很多男老师都和她开玩笑,在办公室里,经常能听到方美琴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一路上我们三个人愉快的聊着,我偷偷的看着方阿姨,她今年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,肉色丝袜,性感撩人。玉足穿着一双平底鞋,副驾驶座位上放着一双红色的尖头细高跟。

  很快就回到了小区,方阿姨停好车,我和王子夏下了车,方阿姨也打开了车门,下了车,手里还拿着那双红色高跟鞋,放在地上,脱下了平底鞋,然后穿上了高跟鞋。我看到了整个过程,真的是血脉喷张啊!方阿姨的丝足十分漂亮,丝袜很薄很薄的那种,连足尖都是全透明的,没有像一般丝袜的加厚的足尖,方阿姨雪白的玉足上涂着红色指甲油,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,直刺我的眼球!我的肉棒早已上扬,我赶紧用书包挡住,再看旁边的王子夏,也把书包放在了裆部,我俩会心一笑。

  「走,我们回家。」方阿姨在前面走着,我和王子夏在后面跟着,我的眼睛紧紧盯着方阿姨的丝袜美腿。方阿姨走路摇摆着美臀,如同一朵摇曳的百合花,婀娜多姿,红色高跟鞋发出「哒哒哒」的声音,旁边路过的男人都不由自主的看着这个性感的红衣美少妇。我想,如果没有法律的话,这些男人,包括我,会立马强奸方阿姨这个性感的尤物。

  来到王子夏的家,方阿姨说:「你们先吃点水果,我去做饭。」然后回卧室换了衣服就去做饭了。我和王子夏来到他的房间,王子夏说:「我妈性感吧?」「相当性感!」

  「其实你妈也很不错!」

  「哎呀,你一提我妈,我又心烦了,不知道我妈会不会告诉我爸。」「没事,你妈早上很含蓄的说了你,就说明她不会再怎么着你了,要发脾气早上就发了。而且,儿子拿妈妈的丝袜打飞机这事,毕竟不好明说,特别是依你妈的性格,她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,更不会告诉你爸,放心吧。」「也有道理,但愿吧。哎,你小子很有经验啊。」「那还用说」

  「你用方阿姨丝袜打飞机,被发现过吗?」

  「我妈这么冰雪聪明,我想她应该知道,不过她从来没说过我。好了好了,咱们打一局农药吧。」

  「好」

  ……

  「子夏,小峰,来吃饭吧。」

  「来了」

  我们正准备吃饭,方阿姨的电话想了,方阿姨走进卧室接了电话,然后走出卧室对我们说:「你俩先吃饭,学校有点事,我得过去一趟,就不陪你们吃饭了」。

  「什么事啊妈?中午还得过去。」

  「小事,你安心吃饭就行了。」

  方阿姨回卧室换衣服,我们继续吃饭,不一会,阿姨走了出来,还是上午的那件红衣和红色高跟鞋,只不过丝袜换成了黑色的,而且阿姨还喷了香水。

  「你们吃饭吧」

  「阿姨再见」

  「再见」

  方阿姨的手艺还是很了得的,跟妈妈不相上下。我们很快就吃完了饭,我对王子夏说:「方阿姨换了条黑丝袜出去了,她刚才那双应该在床上吧,要不咱们看看去?」

  王子夏想了想「走,看看去」

  我们来到方阿姨的卧室,果然,那双肉色丝袜就放在床上。

  「方阿姨这条丝袜真薄啊,连足尖都是透明的」「这应该是我爸给我妈买的,我爸特喜欢这种足尖透明的丝袜」我鸡动的拿起了丝袜,情不自禁的把鼻子放在丝袜里贪婪的闻着,丝袜里还有方阿姨的体香。

  「哎哎哎,你小子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,经过我同意了吗?」说着抢了过去,自己闻了起来,还一脸陶醉的样子。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平静「不能再玩了,这条丝袜太薄了,很容易脱丝,而且这种足尖透明的丝袜没几条,妈妈挺爱惜的」一边说着,一边恋恋不舍的放下了丝袜。「走吧走吧,还是去玩游戏吧,你刚被你妈发现用丝袜打飞机,我不能再重蹈你覆辙了。」于是我们继续玩王者荣耀。我对王子夏说:「你换个皮肤吧,现在这个太烂了。」

  「哥们没钱啊,我妈为了限制我玩游戏,不给钱了。」「看在这顿饭的份上,我借你500」

  「真的?你哪来这么多钱?」

  「我可不光偷我妈的丝袜哦」

  「太好了,好兄弟,讲义气!既然你这么讲究,我王子夏也不能小气,我让你看看我珍藏的宝贝。」

  「什么宝贝?」

  「我从我爸的电脑上偷偷拷了我爸和我妈的肉戏视频!」「真的?快快快!」

  「先给你提前剧透,我妈当时穿着开档的超薄丝袜哦」「别废话,赶紧的」我真的很期待看到方阿姨这种尤物被干的样子。

  王子夏打开了他的电脑……

  南滨市人民医院

  张雷:「若秋姐,病人已经麻醉,可以手术了。」周若秋:「好的」

  此时,王君海看了看手表,「应该已经开始手术了,如果顺利的话,周若秋这次就会成为我的板上鱼肉了,到时候,我会撕开你的裤袜,扛起你的丝腿,让你爽上天!」